肺炎疫情:科学家称新型冠状病毒传播不能怪罪蝙蝠

  • 海伦·布里吉斯(Helen Briggs)
  • BBC环境事务记者
泰国短鼻果蝠
图像加注文字,蝙蝠在地球上已经存在了走过5000万年。

马修·博尔加雷尔博士(Dr Mathieu Bourgarel)不时都会在村中长者的同意之下到访这个神圣的洞穴,并带一些供品来供奉神灵。

他戴着口罩,套上防护衣和三层手套,向着黑暗的深处爬下去,沿着绳梯穿过一个个狭窄的洞穴。

到处弥漫着蝙蝠的气味,牠们的排泄物在地上铺上了好几层,在上面走过就像走在雪地上一样。

偶尔,会有一只蝙蝠被惊醒,拍打着翅膀飞过。

在津巴布韦的这个地方,人们将蝙蝠叫做“翼龙”、“飞鼠”,或者干脆叫“邪东西”。

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这种飞行的哺乳动物在这里同样受到了误解。对这名野生生态学家来说,蝙蝠是美丽而不可思议的动物。“牠们令人着迷,”他说,“人们是害怕他们不认识的东西。”

津巴布韦洞穴
图像加注文字,这些洞穴是很多小蝙蝠种群的栖息地。

博尔加雷尔博士是法国研究机构农业研究发展中心(Cirad)的病毒追踪者。他与津巴布韦大学的同僚们合作,来到这些蝙蝠洞穴采集来自蝙蝠的样本和粪便。

在实验室,这些科学家们对蝙蝠携带的各种病毒基因物质进行抽样和排序。他们已经发现了不同种类的冠状病毒,包括一种与“非典”(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同属一类别的冠状病毒。

这项研究是一个世界性行动的一部分,调查蝙蝠所携带病毒的多样性和基因组成,在人们开始患病的时候提供快速应对的工具。

“当地人经常到访这些蝙蝠生活的地方,为的是采集粪便作为农作物的肥料。因此了解蝙蝠所携带的病原体就非常关键,因为它可能会传播给人类,”津巴布韦大学的伊丽莎伯·戈里博士(Dr Elizabeth Gori)说。

科学家穿上全套个人防护装备进入洞穴。
图像加注文字,科学家穿上全套个人防护装备进入洞穴。

蝙蝠专家们启动了一个叫“不要怪罪蝙蝠”(Don’t Blame Bats)的倡议活动,意在打消对于蝙蝠无根据的恐惧和误解,因为这些误解正在对保育工作造成威胁。他们说,蝙蝠是地球上最被误解和低估的动物之一。

长久以来蝙蝠都是人们蔑视、迫害和抱有文化偏见的对象。人们将人类很多的遭遇都怪罪于蝙蝠。而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间,对于蝙蝠的恐惧和误解更是有增无减。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关于蝙蝠的冷知识

  • 蝙蝠是唯一真正会飞的哺乳动物
  • 虫食蝙蝠能够减小农作物的虫害,每年可能帮助美国农民减少37亿美元的损失
  • 超过500种植物物种依靠蝙蝠传粉
  • 由于栖息地受到破坏、气候变化、捕猎以及其他影响,蝙蝠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资料来源:国际蝙蝠保育组织

Presentational white space

这种目前正蔓延全世界的病毒,准确源头是哪里,目前尚未有定论。不过,绝大多数科学家都同意,它是通过一种动物传播给人类的,最有可能是蝙蝠。这并不代表蝙蝠是罪魁祸首;问题的根源是我们对这些野生物种越来越多的干预。

大多数新疾病的爆发都和人类破坏大自然有关。当森林或草地被夷平,改为喂牛、种豆或者建设公路和住宅,野生动物就会被迫与人类以及人类的生活物资靠得非常近,这给了病毒跳船的机会。

“无可否认,蝙蝠和很多其他动物群体一样,作为潜在的危险疾病宿主,带来了切实的危险,”葡萄牙波尔图大学的里卡多·罗卡(Ricardo Rocha)说。

但是他指出,当你将蝙蝠种类的数量(多达1400多种)考虑进来时,能感染人类的病毒种类数量就与其他哺乳动物相似,包括家养动物和啮齿动物。

2000年以来,婆罗州已经流失了2万平均英里的林地。
图像加注文字,2000年以来,婆罗州已经流失了2万平均英里的林地。

科学家估算,每四种在人类群体中新出现或者冒出的传染病当中,有三种都是来自动物的。相关的警告曾经在2002年有人发出过,当时神秘的SARS在中国爆发,在全世界范围里造成近800人死亡。

在2017年,研究人员发现在中国云南省偏远洞穴里生活的马蹄蝙蝠身上携带着人类SARS病毒的基因片段。他们警告,一种类似的疾病可能会再次出现,事实证明了他们是对的。

但是,罗卡表示,与其去怪罪某一些物种,我们更需要的是重新审视我们与大自然之间的关系。他指出,蝙蝠对于健康的生态系统和人类福祉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蝙蝠能阻止昆虫大规模破坏庄稼。很多热带植物依靠牠们来传粉,包括可可、香草和榴莲等。此外,蝙蝠还帮助雨林中的树散播种子,这对于对抗气候变化有帮助。

墨西哥一处石灰石洞穴里飞出的蝙蝠。
图像加注文字,墨西哥一处石灰石洞穴里飞出的蝙蝠。

格拉斯哥大学的大卫·罗伯森博士(Dr David Robertson)表示,如果蝙蝠被妖魔化,将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因为疾病从动物传播到人类身上,更多是人类闯入了牠们的领地,而不是相反。他说,2019冠状病毒病的病毒前身很可能已经在蝙蝠中间传播了几十年,并且有能力感染其他动物物种。

已经有零星报道指,在新冠疫情之下,有人对蝙蝠进行报复,包括在秘鲁、印度、澳大利亚、中国及印尼等地有人有捕杀蝙蝠的意图或实际行动。

埃及果蝠
图像加注文字,一些热带食果类蝙蝠将种子食入体内,再将它们带到很远的地方。

“一个很大的担忧是很多蝙蝠种类都已经面临绝对,所以哪怕是很小的一次受误导的暴力行为都有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破坏,并对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产生灾难性的流动效应,”剑桥大学和道格拉斯·麦克法莱恩(Douglas MacFarlane)说。

蝙蝠与人类互惠共存已经很多个世纪。在葡萄牙的大学城镇科英布拉,蝙蝠占据了一所18世纪图书馆已经超过300年。牠们以昆虫为食,假如不是这样,这些昆虫就会毁掉书稿。如果在清晨到访,你可能会看到牠们从图书馆的窗户里飞出来,在陡峭的鹅卵石街道上空掠过。

里卡多·罗卡说,我们必须记住,蝙蝠是一个复杂完整的自然网络的一个部分,这个网络保持着生态系统的健康。“如果在这个不幸的历史时刻当中有什么重大教训是值得汲取的话,就是让大自然生病,我们自己就会生病,”他说。

0

评论0

请先

没有账号? 注册  忘记密码?